評論交流

安徽快三

来源:宣傳部   作者:赖丽妃   时间:2019-08-31   人气:
字體:放大 縮小

今天終于把《紅樓夢》看完了。

前幾遍讀的時候,我還未開化(我把自我意識的萌發稱作開化)。而這一次開化了,所以也就讀懂了紅樓的好處——這個世界多數人其實都是未開化的,他們被教育要怎樣過完人生,被要求隨大流,他們的三觀不發自內心,而是隨著社會的變革而改變;而開化了的人是少數派,他們會和主流思想價值觀相左,被視爲離經叛道,不務正業,他們理解人性,崇尚自然,但“于國于家無望”。試想一個未開化的人,怎麽可能去喜歡寶玉黛玉呢?賈寶玉是不求上進的纨绔子弟,終日厮混在丫頭堆裏,不但好色,還有些女氣,缺乏陽剛。林黛玉呢,我想也沒幾個女人會真正欣賞她吧?哭哭啼啼、病病殃殃,整天疑心這悲歎那的,未免小性,尤其是葬花那一段,多少人覺得簡直矯揉造作。

然而一旦自我意識覺醒,再去看就全然不是那個樣子了。寶玉和黛玉是始終本性而活的人,所以他們惺惺相惜。寶玉不喜歡讀書,是不想做一個祿蠹,並非不學無術。大概賈寶玉就是當今韓寒之類的人吧——這些人有才華,但不願按應試教育的路線走,他們主張活出自我。賈寶玉不喜歡曲意逢迎,也看不慣官場的黑暗,所以他無意做官,對權利和金錢也沒有什麽渴望。他最大的願望就是永遠住在這大觀園裏頭,和一群同樣天真爛漫的姐姐妹妹們一起吟詩作對、看花賞月、品茗聽曲,得閑再看幾本“淫詞豔曲”——《西廂》《牡丹亭》,總和道統無關。這些是貴族子弟的驕奢淫逸麽?不,這些是美!現代話說,是生活的美學。

這讓我想到了另一本小說《彼得·潘》。賈寶玉就是那個不願意長大的小飛俠,大觀園就是他的永無島。他爲什麽不願意長大?因爲人小的時候總是活得比較隨性、真實。可是長大後,不可避免的各種責任和義務加之于身,還有外界刺激出的各色欲望,就會漸漸開始虛僞、圓滑,也會慢慢身不由己,直至喪失自我。賈寶玉喜歡女孩兒,“我見了女兒,我便清爽;見了男子,便覺濁臭逼人。”並不是他好色,而是在那個時代,整個社會加在未婚女孩身上的東西很少,換言之,女孩子們可以更隨自己的本心;而男孩一生下來,就被賦予了各種期待和使命,他們往往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要身不由己地活著。也正因如此,在賈寶玉看來,一個女孩子在嫁人以後就變了,從“自然人”變成了“社會人”,于是就如“死魚眼睛”般面目可憎。寶玉深惡那些婆婆媽媽們,並不是因爲她們不如丫頭年輕有姿色,而是一個女人淪爲男人、封建的幫凶時,她們欺負起年輕女性更狠,更惡毒。因爲她們要把所有的自我和真實都扼殺掉,就像當年她們被扼殺的那樣。

然而人總要長大,天下亦無不散之筵席。在七十回以後,“散”的主題就突顯出來了。看到這裏,心裏就覺得很悲傷:彼得潘永遠不會長大,可是他要經曆知己的長大,她們長大了就飛不起來,就再也來不了永無島了。賈寶玉也有同樣的孤寂和傷悲。晴雯死了,芳官做姑子去了,迎春遠嫁了,連薛寶钗也搬出了大觀園。青春不是誰斬斷的,是悄然無聲地自己消逝的。誰都有青春已逝的慨歎,誰都會不舍這無憂無慮的芳華。

林黛玉和賈寶玉是互爲知己的。整個大觀園內,雖然都是些天真爛漫的年輕女子,但不是人人都懂寶玉。賈寶玉說一些體貼丫頭的話語,這正是賈寶玉尊重女性、欣賞女性的地方,她們卻說他有些呆性。也時常有人出來規勸寶玉多少隨點大流,史湘雲勸過、薛寶钗勸過、襲人也勸過,獨獨林妹妹不說這樣的“混賬話”。寶玉也是懂黛玉的,林妹妹的一颦一笑,或是一抹眼淚,寶玉就知道是爲了什麽。既然伯牙能爲子期絕弦,匠石能爲郢人棄斧,賈寶玉當然也能爲了林黛玉出家,所以他動不動便將“做和尚”挂在嘴邊。而黛玉懂寶玉什麽呢?懂他是有大悲憫的人,懂他所說的不是“呆話”,而是他不從來不以一個富家公子,一個男人的身份去壓制女性,懂他是跟自己一樣的純粹、真實。林黛玉是真的愛賈寶玉,這是一種“士爲知己者死”的感遇之情,可以以性命相付。

縱觀整部《紅樓夢》,可有絕對大奸大惡之徒?並沒有,多是可恨之人亦有可憐之處,是你我不過是時代洪流中的流沙,作者也是有大悲憫的人。

最後想說,此遍讀紅樓心境和以往大不同。以前我會羨慕賈府中人的貴族生活,那等精致、考究。而現在我在字裏行間內更多體會的是大家族人際的複雜,事物的瑣碎。光鮮豔麗的背後是勞心勞神、處處小心、步步爲營,這實在與我性情不合,不若陶淵明的田園耕讀,更得從容自在。

(作者文管系17展示班學生)



關閉】 【打印
上一篇: 詩敘陳望道譯著《共産黨宣言》下一篇: